雷蒙德-戴维斯童洪辉

  青春如干涩的青果,有着大片的青色和极少的熟红,挂尽枝头而欲垂地,虽然绽放了初开的树花,但还未红透一片,在青熟间慢慢成长。咬一口青果,干涩的果肉虽不好下咽,但那一丝香甜必让我们回味无穷。

  “幸福的人们都是一样的,不幸的人们各有不同。”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现充,充其量也只是个路人罢了。为了让自己享受青春,却在无所谓的浪费青春,到头来只能说自己的青春苦涩一片,毫无回忆可言。大多数人都在过着这种青春。

  “青春既是谎言又是罪恶、讴歌青春的人们总是在欺骗自己与同伴、永远以肯定的态度面对周围的环境、在他们的青春二字面前、无论怎样的一般认识、或是社会准则都能扭曲给你看。

  对他们而言、无论是谎言、秘密、罪行、还是失败、都只是青春的调味料而已、如果失败也能称之为是青春的象征的话、那么交友失败的人也可谓是尽享青春也不为过了吧?这全都是他们的利己而为罢了。”八幡交给老师的作文上写满了诸如此类的话。

  孤独造就沉思,八幡一直都是一个人挺了过来,在孤独中对自己一问一答,企图用诡辩让自己坚信——青春是一场骗人的闹剧。自己无需为了享受青春而去附和他人,无需为了友谊而藏匿心情,无需为了恋爱而委屈自己。一直用这样的话语来提醒自己不能将自己的脆弱和幼稚暴露在他人之下,必须要一直,一直伪装自己的内心才可以,要不然自己就会变得与他人一样了。

  雪之下雪乃、由比滨结衣、比企谷八幡,三人因一场似小非小的车祸而联系在一起,各人都怀着各人的心事,将结下因缘的过去埋在心里,闭口不谈。车祸发生在八幡开心地去高中报到的途中,此时的八幡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可以摆脱过去的束缚,从而交到朋友,但事与愿违,八幡为了救由比滨家的狗而被雪乃乘坐的车撞了。八幡住院了,出院后的他只能作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融入班级,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他,比企谷八幡又过起了以往的生活。八幡会孤独这是大家都预料到的,但八幡孤独的原因却让我伤痛不已。

  但就算如此,他们三人还是在侍奉部中相遇了。作品的第一个伏笔便是由比滨进入侍奉部拜托八幡和雪乃教会她如何做曲奇,而送出的第一份曲奇,是作为感谢礼物送给八幡的妹妹的,理所当然八幡是毫不知情的。三人在互相有所隐瞒的状态下渡过了一段互相吐槽的生活。

  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八幡知道了由比滨是狗的主人,并认为由比滨对自己温柔的理由便在于此。八幡想相信别人的善意,但又怕在善意后面藏着的却是对自己的不平等看待。八幡也是一个男生,女生对自己稍微打个招呼就会胡思乱想,接到对方短信的那天还会对着来信记录傻笑,但他明白,那只是别人施舍给自己的善意,虽然十分真诚,但对自己来说就是难以容忍。但,那只是孤独的八幡的误解罢了。误会总会解开,如果等不了时间,自己去当润滑剂就是了。

  在林间学校时八幡他们遇到了鹤见留美,与八幡一样的孩子。“被别人排斥并不算什么,关键问题是被别人怀着恶意的排斥。”如果别人是怀着恶意彻底地排斥你的话,无论如何你都是不可能进入他们的世界。正因为八幡拥有着同样的悲伤经验才可以说出这种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八幡是孤独的怪癖者,正因为如此,才让走投无路的人感觉到如此亲近。八幡擅长用独树一帜的办法来消除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留美变成了真正孤独的人。是好是坏我判断不了,但是,只要可以去除虚假的成分,就是一件好事。

  “说到底,你只是想通过贴上委员长的标签来俯视他人罢了吧……说到底,你和我是一样的,都是在最底层的人啊。”“那,这个标题怎么样?人—仔细一看的话就是单方面享受的文化祭?”八幡用自己的方式去帮助了雪乃,把相模拉回到了闭幕式的舞台上,就算是自己背负骂名,他也在所不惜。在教学楼顶,八幡被叶山推到了墙壁上,他反而为此松了一口气,八幡并不想伤害别人,但为了拯救他们,不这样是不行的。

  八幡坐到了地上,望着此时湛蓝的天空,伤感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被风吹走的温度和镇静下来的身体,他与天空比谁心宽,奢望自己的心胸犹如天空般接受万物而毫无怨言。八幡并不是什么现充,并不会温柔的去教导别人要乐观的面对世界。世界是残酷的,无论怎么自以为是,每个人还是都要接受现实的残酷,与其帮世界裹上一层糖衣,直接将残酷的一面暴露出来才更加有力,只有接受了现实才能不被现实打败。现充的做法终究只是单方面的、自以为是的温柔罢了,那拯救不了任何人,甚至连自己也拯救不了。

  “帮助他人可成不了伤害自己的理由啊。”八幡一直以来都没有讨厌过自己,不是因为自己消极孤独的生活方式,而是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八幡对有着这样认识的自己非常满意。因为是最底层的人,所以就算被辱骂、贬低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做到我所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八幡一定不止一次地对自己如此催眠。八幡的自我牺牲让我落泪。多情恰似无情,八幡有着比谁都温柔的心,可也有着比谁都要不善言谈的嘴和比谁都要脆弱的神经。

  八幡和我们一样,是有着无数多矛盾并存的烦恼青年。因此,八幡会对自己所憧憬的人抱有期待,擅自抱有过于不切实际的期待。雪乃一直保持着美丽的身影,不说谎,正直,这样的她就算没有任何依靠也能屹立不倒。不仅是八幡,只要是与雪乃相处久的人定会有这种感觉(阳乃除外)。

  但那只是八幡的一厢情愿。任何人都会撒谎,就算是耶稣和乔治也不会例外。八幡对雪乃的憧憬和期待因意识到雪乃和他一样只是个普通人而破碎了,完整的、零落成碎片了。八幡感到了失望,觉得自己遭受到了欺骗,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所欺骗时的悲伤占据了八幡的心灵。但八幡毕竟是大老师,能很快就理清自己的感情,并察觉到了自己心情的矛盾,他对如此自私的自己感到很厌恶。

  八幡害怕自己那自私的一面会被雪乃发现,造成两人之间的隔阂,因此他故作冷落,准备等到自己能很好的处理自己的矛盾感情之前都不与雪乃深谈。八幡是温柔的,他明白,如果雪乃知道自己又辜负了别人对自己的期待(即使那是最最自私的也是一样),雪乃将会受到伤害,将会痛苦,甚至会认为自己与之前并无二致。考虑到这,八幡便绝不会揭穿雪乃的谎言。二人明明相距如此之近,却还要编织谎言的网,偏要来个迷宫式的你攻我退才肯罢休。虽然让人看得心焦,但这青春的青涩也是难以重复的美好回忆,不是吗?

  温一杯月光下酒,说出这话的大叔既是诗仙,又是酒鬼。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大老师既是愤世嫉俗的文艺青年,又是渴望炙热青春的烦恼少年。

TAG标签: 比企谷八幡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